•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佛教教育的时机和挑战

     

     一、 为何选佛教?

     
      时下整个世界进入了一个很大的转折点,对西欧的价值以及秩序体系做反省是这个时代不可避免也是义不容辞的义务。立足于个人主义的自由主义提升个人的人权并带来了民主主义的发展,这的确是西方思想的宏伟业绩。但是孤立的个人主义隐患也处处暴露,尤其最近暴露的新自由主义竞争社会的阴暗把自己的内面泄底于满天下,对此全球在深深反省的同时期待着东洋思维、东洋文化,其中最期待东亚的价值秩序要应起相应的作用。对这些世界历史性要求该由东洋积极响应的时候到了。佛教之教是解决西欧秩序中心的对策,不但有必要而且它会绰绰有余地发挥作用。另外其指教不仅在制度圈内,而且应在艺术和文化等整个领域里广为实施。因此关于本次论坛大主题“世界融合与所有人缘和合”,我们要再一次冥思在佛教教育侧面上应该教什么,如何教?
     
    二、 应该教什么?
     
      第一,近邻的不幸就是我的不幸。佛教说,这世界上的一切存在之物是随人缘生灭,怎能有孤立的存在? 要教人们懂得邻居的不幸就是我的不幸。在自由竞争的社会上,邻居的不幸则是我的幸福,因为竞争之下必有胜者和败者,而且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一切属于胜者。但现在不是,佛者应该可以高呼那是错的。让那些人知道他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不是看着邻居的不幸而自己能幸福生活的世道。这人缘苏醒法教导我们,邻居遭到不幸,那不幸终究会逼近我。
      人缘和合!说得好,但是要形成真正的人缘和合,应心愿不可有一人痛苦熬生的众生。在世界各地纷纷引起为自国利益而挑衅纠纷或者冷眼旁观异国百姓遭不幸的事情。以色列对巴洛斯坦的态度重现希特勒对犹太人的虐待。而且我们要不停地自问,问缅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什么原因引起的?进展如何?我们要不停地问,不停地教。眼睁睁看着邻居的痛苦,嘴里却谈和合是伪善的。要大声疾呼,这世界只要努力结下善缘才有真正的融合。尊重个人价值固然好,但决不能提倡孤立的个人主义。我们要帮助他们醒悟一个人的价值不是个人固有的而是因为与集体结缘才会受到尊重。
      第二,要明确认识文化的多样性。当前以世界化的美名而推行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急速扩散对少数民族文化却成了致命的剧毒。文化持有固有的价值,这个价值用钱是无法衡量的。尽管如此,立足于资本主义的世界化连这些文化都用经济论理来对应。就连以高度精神境界视为价值的宗教文化也被这些论理陷没,这就是现实。说比唱得好,话说是开发或建设富饶社会,但其真面目是荒废人的精神,损害固有的传统文化。相当数的学者或政治人主张,推行世界化会搞活文化交流,将会创造更上一层楼、更丰富多彩的文化。然而,看其间的世界化,不但没提升文化的多样性,反而抹杀了很多少数民族的文化,说实话,对此非反省不可。
      佛道:微不足道的小盏灯火不灭的理由是因为有点火人的精诚,就算文化不起眼、幼稚,但任何风暴也刮不走其固有的纯粹性。现代人不是在华丽而奢侈的都市文明里,而是在朴素、纯粹的原始环境的文化中懂得生活意义。所以文化所固有的多样性应被受到尊重。
      儒教也不讲‘和而不同’吗? 只是划一不二的小人之辈才追求相同。只要认定不同乃至去尊重才能实现真正的和谐和融合,让人们懂得所谓的合一就是意味不同的各类文化的协调,而不是意味画出同一个颜色,响出同一种声音。
      第三,大和合的精神,不但是人,而且有情之物和无情之物均为宝贵。尤其,就像今天,在轻视生命的风气中,更加切实需要重视一切生命的义务。全世界对环境问题,也就是说对无情之物的价值也有了相当程度的认识转折,与此同时为保护地球环境而发布的各种措施也在并行。然而,对人的生命以及与人亲密无间的有情之物生命,不仅麻木不仁,甚至到残忍的地步。 人只顾家畜涨肥,以各种形态施虐后最终送屠宰场,我在脑海中总是抹不掉通过这些家畜供应的蛋白质来维持生命的人类只能变荒废的想法。
      一行禅师(Thich Nhat Hanh)曾指出的这番话是千真万确,他说,母鸡在走不便又跑不动的挤窄鸡窝里夜以继日下蛋却在某一天被人屠宰,然而我们却吃着那只鸡下的蛋,这等于吃鸡的愤世嫉俗和挫折。这种愤世嫉俗和挫折以及被恐怖饱经的生命在勉强延生命的情景无处不在。所以觉得被这种生命包围而生活的人类除了荒废别无他路。
      现在我们要教导,尊重一切生命就等于尊重自己的生命,领悟一切存在的珍贵就等于领悟自我存在的珍贵之路。 要教导这个世界的所有存在其本身就是佛。
     
    三、 如何教导?
     
      曾有一长者,他的房子又大又宽敞,只是很破旧,四柱墙角开始腐烂,房梁也倾斜得十分可危。
      有一天,这破房被着火了。火势似乎把整个房子顷刻间吞掉般猛烈,熊熊腾起。可这时长者的孩子们正在屋里玩耍,长者在外面声嘶力竭地喊着火了,可入迷玩耍的孩子们根本置之度外,也不想逃出来在里面东蹦西跳。这时长者经冥思苦想,挤出来一件妙计,他的孩子们非常喜欢车,于是他把孩子们喜欢的羊车、鹿车、牛车拉到门外,然后告孩子们把这些车全部给你们玩,一听这句话的孩子们争先恐后地跑出门外。长者为从这场火灾中平安逃生的孩子们,给每人分一模一样的白色牛车,这车远远好于以前的羊、鹿、牛车。
      这比喻给我们提示佛教教育今后要走的具体实践方向,首先着火的房子可以比喻成一个立足于新自由主义的时下资本主义竞争社会,在这个社会里,成千上万的各种贪欲之火处处腾起,熊熊燃烧的火势快把自己给烧掉了,在这火势冲冲的世界里,众生仍未懂得其危,成了填满自己贪欲的主人公,只热衷于自己的玩法。对他们来讲,长者的任何话好像对牛弹琴,根本听不进去。同样,对迷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甜蜜诱惑的现代人来讲,佛教也许是对牛耳边念经没什么区别。
      我在这里把三种车分别比喻成和平、成功和爱情。在这你死我活的竞争社会里,现代人已经疲惫得东倒西歪,佛教首先为这些现代人提供一处既宽敞又舒适的休憩空间。不要把众生看成超度的对象而要把这些被工作疲惫的他们视为佛,要具备为他们建献和平休息场所的奉养姿势。
      为了这么做,我们要比现在更积极地深入市场里去。深入走进展开激烈竞争的市场中,在那里抚摸那些为生计生存而苦苦挣扎的众生,并为他们建造真真实实舒适的休息处。
      哪怕休息1,2天也好,1个月、1年也好,只要经过充分休息的人们再寻回生机活力时,成功就自然而然跟随的。对他们来讲,成功不是为了挣钱,而是胜任,就按字义,功劳告成。随后‘爱情’这一词以崭新的意味将靠近我们,由此我们将懂得真正的爱不仅是施与他人,而且是一条珍惜自己、尊重自己之路。 当这种爱成缘而不断纵横扩散时就会实现佛国土。这岂不是一乘佛深意指教和大慈大悲. 自从为身心疲惫的众生提供舒适的休息空间起,最后由成功者和爱邻居的人们形成集体,终究大悟世界会摆在我们眼前。
      佛教教育不应该准备去教佛教,应从察看现代人第一需要是什么开始出发。他们要是需要舒适的休息环境,就给他们垂下阴凉,要是需要安慰,就为他们张开父母之怀。就把这些凉爽的树荫和宽敞的胸怀处处安下,深山里、都市里只要人类生活的地方要无处不按。佛教教育不是务必在学校实施。

    四、 结语
     
      在这里我不能不告白,在我们韩国,佛教的一些部分仍未脱离祈福信仰形态。这种现象不但存在于韩国,我想亚洲佛教文化圈的大部分国家也相同。祈福并不是只有负面,祈福又可以理解成一个手段,但要是单纯地只停滞在那里,这将会与佛教背脸的。
      前面已讲过,在诸方面上曾为反省对象的西欧社会里,佛教却垂悬着非常多层次的精神境界。
      第一层次呢,信佛教的西欧大多数人是已经知识水平达到一定境界的人如教授或研究员、医生、律师等专业知识人士。据知还有相当人数的专业经营者或从艺人。之所以他们信佛并陶醉于佛教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对内的和平和真正的人生意已经有了觉悟。
      当然,西欧的传统基督教福音主义把救援问题责成上帝而失去主体性也是使他们归依佛教的主要原因。在佛教里寻找救援,那就是自救,对这些自我主体性的信任和自悟就是佛教可以靠近西欧知识分子的重要原因。
      西方信佛者的这种举止让我们反思我们自己,我们比信佛的这些西洋人在哪一方面特别优胜?
      在单一个信仰人的角度上看,我们或许并未超出西方的信佛者,也许我们根本无法靠近他们所追求的和他们的精神境界。尽管如此,一说佛教,我们好像自己是佛主,摆架子甚至耍傲慢。这样说来,我们是不是以传统的名义不但没抛开陈旧的陋习,反而按住在里面。
      对奉佛人来说,目前发生的这些巨大的变化将成为一大机会,将通过此机会向全世界传播佛道,并将成为展开‘世界大融合与所有人缘和合’最终之处的重要传奇。然而这只是要经过挑战而成就的目标,而不是原地不动也能拿到手的礼物。我们要以谦虚地态度向西欧佛教人学习, 这样才能晓得该教什么,如何教的问题。
      对慢慢衰竭的现代人来讲,佛教就像干旱逢甘雨,旱尽雨下,使百样弱草发嫩芽。觉得让万物发嫩芽也许是我们佛者的使命,也是必经之路。
     
    作者:景迁   来源:佛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