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佛教代表团持田日勇作补充发言

 

    在去年举办的第十二届日中韩佛教友好交流会议横滨大会上,主办方日本国际佛教交流协议会将赵朴初先生的遗墨集(《黄金纽带》)作为纪念品分送给与会代表。翻开这本遗墨集,不能不惊异于赵朴初先生与日本交往之深切。
    华文出版社在二〇〇七年十月出版了《赵朴初文集》上、下卷,该文集刊载了先生自一九五〇年至一九九九年约五十余年间的三百余篇文章。拜读这些文章,让人真挚地感怀于赵朴初先生为佛教在中国的繁荣发展以及与全世界的佛教界人士真挚交往所体现出的精神和思想。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日本在太平洋战争和侵华战争的失败而告终,至今已经过了六十五年的岁月。
    一九五〇年六月二十五日朝鲜战争爆发。在战争进行到一九五一年七月十日时,曾在开城举行过停战会议,因未能达成停战协议,随后,于同年十月二十五日在板门店再次召开了停战会议,最终在两年后的一九五三年七月十日正式签订停战协议。
    为了以对话形式尽快结束朝鲜战争、以及确保亚洲和平,于一九五二年十月二日在北京召开了有三十七个国家的三百四十四名代表出席的 “亚洲太平洋地区和平会议”。
    其中,有十七个国家的佛教界代表出席了本届和平会议。
    中国派出了以宗庆丽为团长、郭沫若为副团长的十七人代表团,这其中有作为佛教界代表的圆瑛法师、赵朴初居士和明旸法师三人。
    日本方面虽有六十位代表准备出席会议,但由于日本政府拒绝发放护照,来自日本各界的十三位代表只得经由欧洲辗转出席会议。遗憾的是,代表中没有佛教界人士。中国佛教协会对日本佛教界人士没能出席本次会议深表遗憾,为能够恢复同日本佛教界的交流以及互建友好关系,中国佛教协会将一尊佛像托付给日本代表带回日本国内。而促成此事的正是赵朴初先生。
    日本佛教界的有识之士对此回函致谢,并将感谢函托付于一九五三年一月二十六日访问中国的、当时“推进残留中国的日本人归国”的三团体(即:日本红十字会、日中友好协会、日本和平联合会)代表。在这封信函中写有:“在过去的太平洋战争中,日本佛教徒未能遵循佛教的和平精神挺身而出、制止战争,以至使贵国由此蒙受了巨大的损害。回顾历史,我们表示发自肺腑的忏悔。”又写道:“将敦促尽早送还战时在我国惨遭杀害的贵国同胞的遗骨”。
    《中国劳工殉难烈士慰灵实行委员会》于一九五三年二月成立。由实行委员会组织的慰灵法会于同年四月在浅草本愿寺举行,在实行委员会的积极干预与协助下,同年七月二日,派遣第一次遗骨送还团一事终于得以实现,遗骨送还团中有以中山理理、壬生照顺、佐佐木晴雄、畑义春大师为团长的佛教界代表。遗骨送还团在天津举行追悼仪式后赴北京广济寺拜访中国佛教协会,会见了赵朴初副会长、巨赞副秘书长等,双方共誓和平友好的愿望。
    到一九六四年十一月为止的十一年中,中国劳工殉难者的遗骨送还工作共进行了九次,大约有三千多具遗骨被送回中国,慰灵实行委员会完成了使命。在此期间,为了实现与中国佛教界的交流,于一九五五年七月九日成立了“日中佛教交流恳话会”。在此后的一个多月,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赵朴初先生为出席第一届禁止核使用世界大会访问日本。八月十八日,受“日中佛教交流恳话会”的邀请,赵朴初副会长来到位于芝的青松寺,参加了在此举行的亲善法会以及座谈会。这成就了日本佛教会的先德通过赵朴初副会长与中国佛教协会展开友好交流的机缘,也由此实现了促进相互间的亲善交流。
    “日中佛教交流恳话会”在一九五七年至一九六六年的十年中,共往中国派遣了七次访中团,也四次接受了来自中国的访日团,作为战后日中佛教交流的唯一窗口,留下了友好交流的丰硕成果。
    一九六六年九月中国开始了文化大革命。在日本佛教界,围绕着对文革的是与非的认识,出现了分裂和对立。“日中佛教交流恳话会”为避免分裂积极促进沟通,文革支持派于一九六七年四月成立了“日中友好宗教者恳话会”。在此后的四十三年间,“日中友好宗教者恳话会”虽历经起伏,但继承先师的意志没有改变。
    文化大革命在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毛泽东去世后走向终结。此后,被中断了的日中佛教人士的交流开始走向正常化。“日中友好宗教者恳话会”于一九七三年五月第一次向中国派遣访中团,就此实现了再次的交流。在此后的一九七七年和一九七九年又分别派遣第二次和第三次访中团,为增进友好交流贡献了力量。
    在此期间的一九七八年四月十日,以赵朴初先生为团长的中国佛教代表团在相隔了十四年之后再次来到日本,实现了日中佛教交流的正常化。如果没有赵朴初先生,日中佛教界就无法实现如此亲密的往来。
    赵朴初先生从最初的一九五五年访问日本,到一九九三年出席在京都举行的日中友好交流大会的三十八年间,共十六次访问日本。每次,赵朴初先生一行,在关东地区积极地与“日中友好宗教者恳话会”恳话,在关西地区则积极促成与“日中友好佛教协会”的恳话,同时遍访各大寺院,拜见诸大德,以此加深交流。
    对于赵朴初先生热忱于与佛教界交流,我曾经听说,在一九五三年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之初,先生就身体力行、鞠躬尽瘁了。在很长的时间内,他以居士的身份,作为协会的副会长兼秘书长,在当时的中国,他主要是以宗教的身份积极活跃着。最后,他成为中国佛教协会的会长,受到社会各个阶层的普遍尊敬和爱戴。
    “日中友好宗教者恳话会”于二〇〇六年九月组织了第十次访中团。此行,访问了赵朴初先生出生和成长的安徽省安庆和太湖县。当时,太湖县正在修建的赵朴初纪念公园规模宏大、几近落成。在公园导游图上印有赵朴初先生的遗像和介绍他生平的履历。“在行政事务中,他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民主促进会中央名誉主席,在宗教、文化事务中,他是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他是一生为中华民族的复兴与世界和平作出卓越贡献的杰出宗教领袖、国内外著名诗人、书法家和慈善家。”在安庆的赵朴初纪念馆,陈列着赵朴初先生与世界各国人民友好交流的图片,深深为先生的交流活动之广、之深而折服。
    在无锡大佛的旁边,有经过复制的赵朴初先生在北京的寓所。深感中国人民对先生是如何尊敬、如何仰慕。先生的一生体悟到了大圣释尊的教导,以其虔诚的信仰,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不持偏见。
    信奉法华经的日本诗人宫泽贤治,按照日莲圣人的教诲写道:“如果全世界的人民还没有实现幸福的话、那么个人的幸福又从何谈起。”
    赵朴初先生的言行正体现了释尊广大无边的慈悲,它加强了全世界信奉佛教的人士以及宗教人士为实现和平而紧密连接在一起。
    为庆祝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四十周年以及赵朴初先生的八十寿辰,一九九三年九月二十八日在京都召开了日中佛教友好交流纪念大会。席间,赵朴初先生提议:以佛教为连接中、韩、日的黄金纽带,为进一步加强三国佛教徒的联络与协调举办三国佛教徒的交流大会。
    在日本,佛教是在五三八年以百济圣明王赠送佛像和经论为开始,被直接介绍进来。日本吞并朝鲜、实行殖民统治距今已有百年的历史。这种违反朝鲜人民的意志,掠夺其国家与文化的行径,深深刺伤了民族自尊,对此深表遗憾并由衷忏悔。
    为忏悔过去的行为、建立新的紧密的联系,必须先使佛教徒同心协力。我刚才曾经说过:日本的佛教先德在送给中国佛教协会的感谢函中说:因未能遵循佛教的和平精神挺身而出、制止战争,而表示发自肺腑的忏悔。”我期待着:日本人在反省过去的行为时,应当与中国和韩国的佛教徒们以大慈大悲的释尊精神协调行动。特别是,佛教徒应以尊重各自的民族性为前提,超越国家的范围扩展连接,以加固“黄金纽带”。
    释尊所教导的根本是以不能杀害他人、或杀生为戒。释尊的智慧告诉人们:在由人构成的国家中,怎样能够从为国家的体制而战的愚昧中解脱出来,以及人类怎样能够从其进化的过程中所持有的潜在的生存手段、亦即:“屠杀其他”中解放出来。
    只有再发现、再认识佛教所共有的“自行化他”的精神,才能使一切归于基本,这是我所确信的,这也是“世界和谐”的基本。在此基础上,接受“佛陀智慧”的恩泽,到达人类光明的未来,这才是最重要的。
    作为佛教徒,应当正视被错误的污点扭曲的历史,坚信“黄金纽带”,为实现世界各国人民的和平和繁荣,以献身的精神精修佛道。“四弘誓愿”的具体化,正是赵朴初先生以实现和平为目标的思想体现。誓愿:继承伟大的佛教徒、思想家、圣人赵朴初先生的遗志。

主办单位:中国佛教协会      京ICP备12007476号

网站电话: 010-66151270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内大街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