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 文化艺术
  • 佛教文化  佛教艺术  
  • 佛教艺术之起源印度(续完)

     第三节 绘画

     
      印度古代画坛概观 释尊时代,盖已有业画之人。(杂阿含经卷十,譬如画师弟子,善治素地,具象彩色,随意图画,种种像类。)其后大月氏国为名画家产地。(大智度论卷十一云,譬如大月氏弗迦罗有一画师,名千那,到东方多利陀罗国,客画十二年,得金三十两,持还本国,于弗迦罗城中云云。)寝假而中印度亦蔚为艺术中心。观巧匠与画师之相调,足以窥见一端。毗奈耶杂事卷十六载:(取意)
      昔中天竺有一画师,其人因事往他国宿一木机关人家。时机关人造一机关木女,彩色庄严,使之供给看侍,向前而坐。客以为真人,唤曰“来共眠卧!”木人默然而住。彼乃以手挽之。尔时索即断,身手俱离散。彼大羞,欲遁去,描自画像于门墙上,写作如身绞之状,而隐门扇之后。主人怪日已高,客犹未起,开门观看,则彼自绞死,主人愈怪。进入室内,木人散而委地,乃思:客勿乃见我技胜愧致斯死?遂从国法,报官乞检。王使至云,先断索下诸地,然后我检其果自杀抑他杀。主人欲以斧断索,斧唯斫壁耳。尔时画家忽从门后出现,曰“死乎活乎?”主人对王使深怀愧耻云。
      此传说虽涉夸张,难断其全由空想,古昔印度画师与巧匠技术并极卓越,致发生此类传说欤?不宁唯是,同书又载二画师斗技之事兹括其意。昔一聚落住二画师,互欲斗技,共诣王所,各曰王言:我善图画而解工巧,愿王判其优劣。王命各描一画于壁,比其制作,定孰优劣。一画师经历六月描完一壁,前告王言,我壁,画旣了。王与群臣共来观其彩画,告曰,甚端正也。第二画师又白王曰,请看我画!前壁之画,受日光反射,其影映于摩治如镜之壁面,宛如以薄纸掩饰。王见之惊叹,曰“此画更甚于前者!”时其画师礼王足云,此非我画,彼之壁画依日光现影于此耳。大王以彼为端妙抑以此为端正乎?王言,如汝作者甚为端正。此利用日光之反射,巧于构成其技术者也。
      佛画之创始,最初佛画略分四类。
      (甲)本生谭 本生者佛教之寓言,显以文辞或绘画者也。梵语巴利语皆作jātaka(音译阇陀迦,生字语根为j°n故译为生,又曰“本生。”)为言释尊犹未成佛道以前修行故事,菩萨为成就种种福业,修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六波罗蜜,欲渡生死大海而达彼岸,其经过或为王者,或为修行者,或为鸟兽,受象,师子,鹿,雁,鸡等之生,此于人间修檀波罗蜜六度之行,而享其生之土地,亦非一处。大智度论卷三十三,解释本生经云:
      本生经者,昔菩萨曾为师子,在林中住,与一狝猴共为亲友,狝猴以二子寄于师子。时有鹫鸟饥行求食,值师子睡故取猴子去住于树上。师子觉已,求猴子不得,见鹫持在树上而告鹫言,我受狝猴寄托二子,护之不谨,令汝得去,孤负言信,请从汝索。我为兽中之王,汝为鸟中之主,贵势同等,宜以相还。鹫言:汝不知时,吾今饥乏,何论同异。师子知其叵得,自以利爪掴其胁肉以贸猴子。(中略)如是等无量本生多有所济,是名本生经。
      南本大般涅槃经卷十四梵行品云:
      何等名为阇陀伽经?如佛世尊本为菩萨修诸苦行,所谓比邱当知,我于过去作鹿作罴,作獐鹿作兔,作粟散王,转轮圣王,龙,金翅鸟,诸如是等行菩萨道时所可受身,是名阇陀伽。约举一端,他抑可知。大抵敷陈含有教训之故事,如伊索寓言然。
      本生经典,约分梵语,巴利语,汉语,西藏语四类。巴利语本生经载五百五十事,汉译经典无及百事者。(具如大正一切经之本缘部)本生之显诸绘画者,始自Bharhut栏楯,三支,Amaravati等继之,爪哇千佛寺(Bo-ro-Baaur)尚承其余绪,古昔印度之美术与文学,大率以此为骨干,例如毱多王朝(西纪五六世纪顷)作之“云之使”“龙王之喜”有名戏曲,皆从此脱化。
      (乙)佛传图 始于佛灭度时。有部毗奈耶杂事第三十八,述佛涅槃后迦摄波因未生怨王信根初发,若闻佛入灭,呕血而死,宜预设方便事云:
      (上略)作是念已,即谓城中行雨大臣,仁今知否?佛已涅槃,未生怨王信根初发,彼若闻佛入涅槃者,必呕热血而死,今我宜预设方便,即依次第而为陈说,仁今疾可诣一园中,于妙堂殿如法图画佛本(生)因缘,菩萨昔在都史天宫将欲下生,观其五事,欲界天子三净母身作象子托生母腹,旣诞之后,踰城出家,苦行六年,坐金刚座菩提树下成等正觉。次至婆罗痆斯国为五苾刍转十二因缘四谛法轮。次于室罗法城为人天众现大神通,次往三十三天为母摩耶广宣法要,宝阶三道下赡部洲,于僧羯奢城人天渴仰,于诸方国在处化生。利益旣周,将趣圆寂,遂去拘尸那城娑罗双树北首而卧,入大涅槃。如来一代所有化迹旣图画已。次作八函与人量等,置于堂侧,前七函内满置生酥,第八函中安牛头旃檀香水,若因驾出,可白王言,暂迂神驾,躬诣芳园观其图画。时王见已,问行雨言,此述何事?彼即次第为王陈说,如从睹史(多)降身母胎,经至双林北首而卧,王闻是语,即便闷绝,宛转于地。(下略)此释迦一代记也。后世作佛传图者,有四相、八相、十二相、十四相之别。诞生、成道、说法、涅槃为四相。益以降兜率、托胎、出家、降魔谓之八相。然有异说。十二相者,如意宝树史载之。(河口慧海译印度佛教历史上)十四相见南京摄山舍利塔。佛陀应化事迹无穷,随作者意为配列,致斯析异耳。
      (丙)像中天竺摩揭陀国频婆沙罗王为遗远友,乞得世尊画容,为像之始。其法先于中央画完佛像,于其像下书三归之文,次书五学处,次书十二缘生流转还灭。又于像之上边书二颂曰:
      汝当求出离,于佛教精勤,降伏生死军,加象于草舍,于此法律中,当修不放逸,能竭烦恼海,当尽苦边际。此为古代印度佛像绘法,现时发现毱多时代石佛,佛像下部屡屡刻出三归戒偈。其技法世所谓“水丝衣佛”也。(时工被佛神光射眼。眩目不能注视,乃请世尊令坐河岸,而谨取水中影相为式,描得圣容,因被微波,由作曲弯长丝相,故名水丝衣佛)(造像量度经引)
      (丁)壁画 释尊时代,菩提王子作乌鸣楼、以百一种彩画装饰之·(有部毗奈耶杂事卷二)须达长者建祇园精舍时 佛教以青黄赤白及杂彩色图绘。(毗奈耶杂事卷十五)于门两颊作执杖药叉,次傍一面作大神变,另一面画五趣生死轮。檐下画本生事,佛殿门傍画持檐(鬘?)药叉,于讲堂处画老宿苾刍,宣扬法要。于食堂处画持饼药叉,于库门傍画执宝药叉,安水堂处,龙持水瓶,着妙璎珞。浴室火室,依天使经法式画之。并画多少地狱变于瞻病堂,画如来像,躬自看病。大小行处画作死尸,形容可畏。房内画白骨髑髅。(见毗奈耶杂事卷十七)此外,舍内复采长老比丘像、蒲萄蔓、摩竭鱼、鹅像,山林像作题材。(摩诃僧祇律卷三三)壁画作法,先治素地,(杂阿含经卷十:“譬画师弟子,善治素地,具象彩色,随意图画”。其法于壁上先涂粗泥糠泥,其上敷垩(白土),混和诸种颜料涂治之。)次依地色适宜作彩画,黑地以白色描,白地以黑青等描。略与亚仁多同。(参十诵律卷十一)颜色以青、黄、赤、白四色以杂彩调和,而显示浓淡之差。(参有部毗奈耶杂事卷十一)绘画理论,亦已萌芽,龙树十住毗娑沙论云:
      如壁上画人,不在一一彩,亦不在和合,壁中亦复无画师亦所无,画笔中亦无,不从余处来,而因和合有,和合散则无。(卷十五解头陀品第三之二)
      和合众彩以成绘事,二世纪前印度画师固已熟知。大庄严经又闻凸凹画之理梁时输汉土,致开张僧繇一派画风。或曰南齐谢赫“六法”亦与印度暗合,其与佛教之关系,则不可审知耳。
      佛画用途,大别有三:(一)庄严用,单为庄严施彩饰等者,堂舍内诸种彩画是。充教化用者,佛传、本生、地狱变等是。兼本尊用而又为信仰对相者,诸尊像、诸净土变是。(二)作本尊用。有尊像、变相(印度只有净土变)、曼荼罗。(三)法具用。彩旛、山水屏风之属是。(后者印度无之)。
      十一月四日两夜草讫,时滞沽上。
    作者:中观   来源:现代佛学